疫情來襲 信息化如何支撐公衛應急響應?
來源:中國科學報 更新時間:2020-02-11

 

2月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發布通知,要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加強信息化支撐。

信息化服務雖不在防控疫情第一線,但它的覆蓋面極廣,且在流行病學監控、輔助疫情研判、提升公共衛生服務效率等方面起著重要作用。

非典以來,網絡直報系統響應如何;在新冠疫情中,基層衛生機構信息化服務存在哪些不足;應對未來重大公共衛生事件需要哪些信息技術儲備……

針對這些問題,《中國科學報》采訪了進入疾控核心業務信息化領域多年的中科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張天伴。

《中國科學報》:非典過后,中國疾控中心(CDC)在全國組建了國家突發公共衛生應急監測與預警信息系統(簡稱網絡直報系統),該系統對傳染性疾病監測是怎樣運行的,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響應如何?

● 張天伴:

我們參與這個網絡直報系統的建設、維護、升級已經17年,目前它是全球最大規模的法定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網絡直報系統,業務范圍從針對法定傳染病、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到一些特定的病種,例如肺結核、鼠疫等,實現了快速、全面的監測、分析與預警管理。

這套網絡直報系統的特點是“橫向到邊、縱向到底”,它覆蓋了全國范圍內所有的醫療機構和疾控部門,哪怕是很小的鄉鎮衛生院。

任何一個機構在發現傳染病后,都需要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按時上報。

非典過后,依據傳染病防治法,這套系統已經完全納入疾控部門的日常管理,執行是非常嚴格的。

CDC更是每天有專人監測、撰寫分析報告。一旦觸發核查機制,CDC會派人去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實際上,這套機制在H5N1、H1N1、H7N9等流感疫情、特定疾病的監測與干預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此次在新冠明確被納入法定傳染病后,醫療機構通過網絡直報系統依法報告病例,在CDC指導下,我們在已有病例報告基礎上緊急開發新冠個案流行病調查模塊,供全國使用,快于非典時的反應速度。

《中國科學報》:針對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疾控信息服務從值守狀態到戰時狀態,采取了哪些新的應對措施?

● 張天伴:

對我們來說,如何在統一的管理要求下,實現針對性地監測、病人持續性管理,如何快速響應新出現的需求和變化,如何實現多方的信息共享,是當前面臨的主要問題。

1月20日,國家衛健委將新冠肺炎正式納入法定傳染病后,我們根據國家或者各地的疫情管理需求,建設了針對新冠肺炎的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和管理、新冠肺炎變化趨勢分析、公衛應急等系統。

同時,也參與了國家級以及省級市級、醫療機構之間的數據共享交換方面的開發,根據疾控、醫院、物資調度部門、社會管理部門協同的需要,完成了各種接口。

針對各級疾控系統改造需求,我們緊急研發上線密切接觸者的追蹤和管理系統,新疑似病例樣本在線送檢模塊、面向醫院車站機場的發熱病人篩查模塊,實現新冠肺炎變化趨勢分析和可視化展示等。

提升地方公共突發事件應急指揮系統的運行能力,確保疫情數據能夠快速收集與上報,確保醫院、疾控、衛健委等相關單位快速業務協同和資源共享。

《中國科學報》:1月底,國家衛健委發布通知,要求各地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疫情防控工作中要注重運用信息技術手段提供支撐。目前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在傳染病監控方面的信息技術應用存在哪些不足,如何改進?

● 張天伴:

從公衛機構(各級疾控中心)到醫院到基層醫療機構,在公共衛生體系中,應該是一個整體。

但從現狀來講,關注度不足、投入不足,同時各個機構之間的協同也是不夠的。公共衛生領域和公共衛生從業者一樣,在沒有重大疫情的情況下,就會被降低投入和不被關注。

所以應該從社會的生物安全、人口的健康戰略層面來考慮公共衛生的投入和技術應用,才可能形成一個橫縱聯合、可管可控的公共衛生安全環境。

我們認為,公衛機構和各類醫院機構應當采用防控治療一體化策略來實現公衛和臨床的雙向業務推動和發展。

公衛和臨床應當在統一標準下緊密結合,醫院的臨床數據,在保護隱私保證安全的前提下,應當更多地向公衛開放,并通過技術手段實現更多地自動上報,以促進公共衛生疫情或事件的早期發現、有群體危險性病人的規范干預。

公衛機構的檢測手段、防控方案、監測結果以及藥品臨床試驗,也應該同時向醫院、基層開放。

各級公衛機構之間的協同也是未來重要的方向。疾控的公衛服務目前已在細化和下沉,需在解決統一數據格式、數據安全和各項標準管理規范的基礎上,豐富和完善省/地/縣各級細化和個性的功能體系,連接基層各系統,最終服務于基層。

《中國科學報》:經過這次疫情,您認為在未來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方面,信息技術應該在哪些方面有更多的儲備和布局?

● 張天伴:

首先,公共衛生信息平臺升級要先在傳統結構化信息的基礎上加以完善,補充多信源信息,比如,包含基層臨床信息以及細菌、病毒等病原的檢驗、DNA信息等,通過組件化典型模塊豐富和擴展平臺。

并且,應用精準計算,實現圖像信息、基因信息的自動比對和識別,以加快診斷和確診過程。

其次,亟需擴大信息技術在公衛疾控方面的應用。

 

 

例如,公衛應當做更全面和深入的監測,除對法定傳染病的監測或者特定的病種做監測管理外,還應當加強癥候群,如發熱、出血、腹瀉、出疹等的早期監測,同時把病原學成果、臨床科研早期納入進來,這樣對治療方案、疫苗研制、藥品試驗都能起到促進作用。

并且,在日常業務處理中有針對性地擴大責任人和使用群體,兼顧突發應急時的業務模式,實現在日常應用中能保持應急時的工作技能和敏感度。

第三,在疫情發生的時候,信息的協同非常重要。

在現有信息系統基礎上,建議進一步建設和強化面向公衛的協同流程和數據標準,以便于縱向協同公衛體系,橫向協同醫院、基層醫療機構以及??茩C構,在預防監測和干預控制上形成防治一體。

同時,希望促進公衛機構和社會其他機構,例如社管、公安、交通進行常態化的資源協調和數據共享,從而實現特定情況下更大范圍的快速協作和應急處置,控制疫情蔓延。



竞彩足球比分研究 今天喜乐彩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玩法规则 武汉炒股配资平台 内蒙古十一选五奖池 北京快3计划 河南今天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喜乐彩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说明 云南11选5计划 股票历史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