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布《聯邦數據戰略和2020年行動計劃》
來源:數據法盟 更新時間:2020-02-11

 
當下,數據已成為一國國家治理中不可或缺的工具,成為關系國家安全和國際競爭力的重要資源。這從斯諾登事件、俄羅斯斷網、中美貿易戰等事件中可見一斑。近年,美日英等國家相繼出臺國家數據戰略,力圖搭建國家層面的數據治理方案,探索數據開放使用和數據安全的平衡之道。2019年12月23日,美國白宮行政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MB)發布《聯邦數據戰略與2020年行動計劃》。以2020年為起始,聯邦數據戰略描述了美國聯邦政府未來十年的數據愿景,并初步確定了各政府機構在2020年需要采取的關鍵行動。

美國聯邦數據戰略的出臺背景

長期以來,美國圍繞信息公開、個人隱私保護、信息安全、電子政府、數據開放等數據問題頒布了大批法律法規和行政命令,如1974年《隱私法》、1967年《信息自由法》、1976年《陽光政府法》、1980年《文書消減法》、OMB備忘錄《開放數據政策》、2002年《電子政務法》等。在機構治理層面,則形成了以美國管理與預算辦公室(OMB)為核心,聯邦首席信息官委員會、科技政策辦公室、司法部信息政策辦公室、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NARA)、商務部等機構充分支撐協作的數據治理機構體系。[1]為了進一步釋放數據潛力,推動數據共享,美國在現有立法政策的基礎之上,率先制定了數據國家戰略。

2012年,在奧巴馬的極力推動下,美國發布《大數據研發倡議》,提出發展前沿核心技術、推動科學工程領域發明創造以及儲備人力資源三大目標,以滿足發展大數據技術的需求。2016年5月,作為對《大數據研發倡議》的延續和補充,美國發布《聯邦大數據研發戰略計劃》,提出了聚焦新型技術、數據質量、基礎設施、共享價值、隱私安全、人才培養和加強合作七大戰略,擬建成有活力的國家大數據創新生態系統。

2019年6月,美國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MB)發布了《第一年聯邦數據戰略行動計劃》(Year-1 Federal Data Strategy Action Plan)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2019年12月,在充分吸收公眾意見的基礎上,OMB發布了上述草案的最終版本——《聯邦數據戰略與2020年行動計劃》。如聯邦數據戰略序言中所言,如果聯邦政府不能有效發揮其作為數據提供者和數據使用者的角色,那么它將難以履行服務公眾的角色。該戰略的突出特點在于,美國對數據的關注由技術轉向資產,“將數據作為戰略資源開發(Leveraging Data as a Strategic Asset)”成為此戰略的核心目標。

美國聯邦數據戰略的主要內容

《聯邦數據戰略和2020年行動計劃》由OMB、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商務部和小型企業管理局聯席起草。該戰略由使命、原則和實踐三部分內容構成,共同確立了政府機構應如何使用聯邦數據的長期框架。

image.png

聯邦數據戰略確立了政府范圍內的框架原則。倫理方面,應符合基本道德規范,評估聯邦數據應用實踐對公眾的影響,確保服務于公共利益;采取合理的數據安全措施,保護個人隱私,確保適當訪問和使用數據;促進透明度,闡明聯邦數據應用的目的和用途,建立公眾信任。意識層面,要確保相關性,保護數據的質量、完整性和可理解性;充分使用現有數據并預期未來用途,注重塑造數據間的互操作性;加強及時響應能力,改進數據收集、分析和傳播方式。文化層面,政府機構應投資數據能力培訓,促進與數據有關的學習氛圍,確保學習的持續性和協作性;培養數據領導者、分配職責,審核數據實踐,確立問責制。

聯邦數據戰略確立了40項具體數據管理實踐??傮w可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建立重視數據并促進數據共享使用的文化,如通過數據指導決策、評估公眾對聯邦政府數據的價值和信任感知、促進各個機構間的數據流通等。第二,保護數據,如保護數據完整性、確保流通數據的真實性、確保數據存儲的安全性、允許修改數據提高透明度等;第三,探索有效使用數據的方案,如增強數據管理分析能力、促進數據訪問的多樣化路徑等。

確立了2020年20項具體行動方案。行動方案直接關系該國家戰略的落地問題。在聯邦數據戰略整體框架下,每年OMS均將設立該年度的行動方案,包括具體的時間安排和責任機構。2020年行動計劃為接下來十年間落實聯邦數據戰略提供了堅實基礎。2020行動計劃分為三類行動方案,第一類機構行動(Agency Action),由單個機構執行,旨在利用現有機構資源改善數據能力。第二類為團體行動(Community Action),由若干個機構圍繞一個共同主題執行的,通過一個已建立的跨機構協會或其他現有的組織機制予以協調。它們將有助于聯邦數據戰略更快、更一致地實現其目標。第三類可稱為共享行動(Shared Action)方案,即由單一機構或協會主導,以所有機構為受益人,利用跨機構資源實施的行動。它們為實施聯邦數據戰略提供政府范圍的數據治理引導、指南或工具。

機構行動方案包括以下六項:

1、將本機構數據治理制度化;

2、識別解決本機構核心問題所需的數據資料;

3、評估數據和相關基礎設施的成熟度;

4、提高員工數據技能;

5、確定機構優先開放的數據集;

6、發布和更新數據清單。

團體行動方案包括以下四項:

1、成立聯邦首席數據官委員會;

2、改善人工智能研究和應用的數據和模型;

3、改善財務管理數據標準;

4、將地理空間數據實踐整合到聯邦數據中。

共享行動方案包括以下十項:

1、開發聯邦數據資源庫;

2、創建OMB聯邦數據政策委員會;

3、制定數據技能目錄;

4、創設數據倫理框架;

5、開發數據保護工具包;

6、試行一站式數據標準;

7、試行一種自動的信息收集審查工具,支持數據清單的創建和更新;

8、嘗試改進數據管理工具;

9、開發數據質量衡量和報告指南;

10、開發數據標準庫。

美國聯邦數據戰略的影響

聯邦數據戰略確立了一致的數據基礎設施和標準實踐,該戰略的出臺意味著美國對于數據的重視程度繼續提升,并出現了聚焦點從“技術”到“資產”的轉變。[2]借此,美國政府將逐步建立強大的數據治理能力,充分利用數據為美國人民、企業和其他組織提供相應的服務,這將對整個國家經濟和安全產生深遠影響。

該戰略計劃將從根本上改變聯邦政府如何管理、使用數據。將使機構謹慎考量數據被其他政府機構、研究人員、企業和公眾二次使用的可能以及附隨風險,根據優先順序和成熟度考量數據管理,并宣傳最佳實踐方式。同時,該戰略為逐步改善行政預算和管理提供長期路線圖,并為政府提供了每一年度的優先數據管理事項。

該數據戰略具有動態性,將充分適應國家立法政策、利益相關者利益和用戶需求以及新技術發展變化的需求。例如,2020年行動計劃即考慮了《2018年基于證據的政策制定法案》,2018年《地理空間數據法案》以及《關于維持美國人工智能領導地位的第13859號行政命令》的要求。同時,每年的行動方案均會通過相應機制充分吸納利益相關者的需求,并考量新技術新應用對數據的使用需求。因此,聯邦數據戰略既體現了長期穩定的數據治理目標,同時能夠及時捕獲外部影響,體現了戰略的動態性。

在國家層面營造數據驅動的文化氛圍。整體來看,該戰略從標準、工具包、倫理框架等多層面促進數據共享,并推動數據使用的可問責性和透明度理念。該戰略重視對政府雇員數據能力培養,日益復雜和數據飽和的決策環境要求員工應當充分了解數據安全實踐和掌握數據技能。同時,該戰略推動成立聯邦首席數據官委員會,并將在OMS內部成立聯邦數據政策委員會,以在組織層面共同推動有序、高效的數據治理文化。

為人工智能的未來發展廓清路線。該戰略尤為重視人工智能研發所需的數據資源。行動方案指出,所有機構應審查聯邦數據和模型,為人工智能培訓和測試開發共享的公共數據集和環境。戰略要求,各機構應改進數據和模型清單文件,提高數據可用性,根據人工智能研究機構的用戶反饋,優先優化人工智能數據和該模型的質量和訪問路徑。

[1]參見黃璜:《美國聯邦政府數據治理:政策與結構》,《中國行政管理》2017年第8期。

[2]參見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大數據白皮書(2019)》

作者簡介:程瑩,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員

 




竞彩足球比分研究